30岁的迷茫

2020/11/27

没有选择的人

才会迷茫吧?

 

22岁时

我的迷茫

是去找什么样的工作

我当时 真的不知道

我不知道该如何去选择

不知道有哪些选择

 

30岁时

我的迷茫

是选择在哪个城市

看似有选择

实则

诶,这不是30岁的迷茫吗?

read more …

30岁前的梦想(一)

2020/05/28

想要一个大大的冰箱
装下开车从超市买的食物
从京东生鲜送来的食物
羊排、牛排、羊肉串、牛肉串、煎饺、猪软骨、烤肠、芝士、黄油
还有个嵌入式烤箱
有多功能料理锅
以上,我都有了
差一个维系以上的工作

read more …

年纪越大,越感到生活的压力。

2019/08/08

年纪越大,越感到生活的压力。

怕被辞退。

因为辞退,可能就会有空档期。

一个月30天22.5个工作日,如果少上一天班。就少了大几百,两天就是一千多,一周就是工资的四分之一。

越活越大,越活越累,越来越难。背负着太多的压力,28岁的我,每月有房贷、房租、车贷这些硬性支出。他们是生活的三座大山,无情地压在我的身上,我背负着他们前行,每一步都变得小心翼翼。

如果一个星期没有工作,可能就会还不起车贷,就得借钱周转。让生活变得更举步维艰。

虽然收入每年都在涨,但是生活并没有实质地改变,我始终处在一种捉襟见肘的状态。

累,很累,谁能理解你的难处。还要在别人面前装出一副毫不费力的轻松样子。

真的累。

各种压力。

欲哭无泪。

而这还不是最累的,最累的是与人相处。

简单不简单

2018/05/14

简单的事情因为太简单而变得不简单
复杂的事情因为太复杂而始终复杂
天边的酒掉不下
地上的人喝不醉
眼中的你那么美

read more …

审判

2018/04/18

你心中,
已对我判了死刑,
唯一未知的是,
执行期。 ​​​​

read more …

我们假装不孤独

2017/10/30

我们假装不孤独

我们让自己很忙碌

充实得没时间思索

 

当夜深人静

看着朋友圈的热闹

才明白不是不孤独

read more …

夜行

2017/10/21

在每一个红绿灯拍照

这里的夜晚从不寂静

半瓶红衣乐园渐上心头

耳膜的振动催化清醒

 

凌晨1点的外卖小哥

拾荒老阿姨

共享单车骑行者

这里的夜晚从不冷清

让清醒的人保持微醺

 

P77说我是而立前活出真我者

可我只想做个可以挥金的俗人

 

酒入愁肠千杯难醉

吞云吐雾何必再述

夜太美风太冷

今夜一人眠

 

read more …

20171020,凌晨2:22

2017/10/20

手机,是睡眠的祭奠者,

微信谋杀了思想。

 

出走到苏州河,

喝半瓶大黑羊,

也微醺,也心动,

跃千里,月如心。

read more …

3年

2017/03/14

以前我觉得文案这条路可以一直走下去,文案,资深文案,创意指导,创意组长,创意副总监,创意总监……如今已是第三年,到了资深文案,但是我已经开始怀疑文案是否真的可以一直做下去。

这种怀疑不只是广告职业生涯的怀疑,而是当欲望越强,现实与理想越来越远产生的心理矛盾感迫生的质疑。我开始想,纵观身边同龄的有钱人,以家境优越为多,通常都是吃现成的。鲜有靠自己之力致富的。

嫉妒之余,多少有些无奈。当眼界越来越高,当接触的人到达一个瓶颈,当偶尔与高级的人接触浑身不自在,不由得怀疑当下的生活,当下的工作,怎样才能有变革?

于是我审视上班这件事,就算年薪10几万,如果只靠自己,依然在上海买不起一套房,也甭想买一辆jeep或奔驰,也甭想潇洒的欧洲十国游上半个月。随着时间推移,渐渐陷入一种绝望,明知道上班(打工)赚不到大钱,可是除此以外,却又什么都干不了。大概就是所谓的“心有余,而力不足”吧?

也许是一种对自我的否定,从理想主义的角度出发,是迈不出那一步,是怎样,是没有获得梁静茹给的勇气。

心知不能把平庸归结于外界因素,肚明改变需要发自内省。行动跟不上思想,我多想大喊一声“WTF!”

哪里有那么多理想主义,为什么生活是这个样子。我也有很多梦想,我也有想去的远方,我也想开着jeep越野,可我有那么多羁绊,欲望遥不可及,现实寸步维艰,可是我向谁诉说?我只能在这个不为人知的小角落,写下这些。

read more …

和朋友一起吃晋家门,他给我讲了个故事

2016/01/29

我的这个朋友见得不多,他是我大学同学,因为大家都知根知底,所以也特别熟络,虽然偶尔见面,但是无所不谈。

今天正好去他工作的城市办事,于是就约了他一起吃晚饭。他问我吃啥,我想了想,吃个没吃过的,New Elements 吧!他说我们两个大男人吃什么NE啊,两个人点一个蜡烛,点菜都看不清。我一听觉得他说的好有道理,就问他那吃什么?他说吃楼上的晋家门吧,我说好。

我到的时候他已经到了,他看到了我,我视野掠过了他。他无奈地站起来,原来就在我面前。

“你是不是没戴眼镜啊,我都看到你了!”

“啊,不好意思,人太多,没看过来。”

我们在门口稍微等了一会儿,便进去了。朋友点了大盘鸡,羊肉串,西北凉糕,某豆腐炒肉,烤包子和自制酸奶。

老朋友见面,肯定是要问问近况的,不过也没啥好问的,都是知根知底的人。菜很快就上齐了,朋友一边往酸奶里加着蜂蜜,一边叫我尝尝这包子,全是肉。

我问他,怎么想起来吃晋家门了啊?他舀了一勺酸奶,说,就是好久没吃了,突然想吃了。我问有多久了,他说,大概有四年多了吧。我心里一惊,晋家门这是有多不爱!不由得陷入好奇,于是他给我讲了一个故事。

第一次吃晋家门的时候,是和大学女朋友。他那个大学女友我们都知道,经常秀恩爱,分的也不快,谈了好几年。

他说那时候他也没啥钱,陪伴在他身边的她真是个好姑娘,可以说是患难夫妻啊!我心想这什么鬼,哪有这么夸张,快说重点。

那是他大三的时候,帮别人策划了一个活动赚了一笔外快。晚上和女友一起去了万达,然后在4楼转了一圈,发现晋家门人气好旺,看着也很亲和,偷偷用手机上了大众点评菜也不贵。好,就吃晋家门吧。

于是就点菜,点了其他什么的不记得了,唯一就记得点了这烤包子和自制酸奶。我说然后呢?

朋友把舀起来的酸奶一口吃掉,又低下头看着桌上的酸奶瓶,说,那时候,我都和她两个人分一瓶酸奶,那种感觉真好。我心想这有啥特别的,这不很正常么!

朋友说,不,我怀念的不是那个人,而是那个时期的青春,那个时期的爱情。

我说她要结婚了你知道吧?

“啊,我不知道啊!她前不久把我微信删了。”

“噢,那可能是不想让你看到她男朋友吧。”

于是他要了我的手机,开始一条条看她的朋友圈。一边看一边笑,“哼哼,还是喜欢晒啊,这男朋友还没有我1/3帅。” 我看着他嘴角的微笑,也懒得拆穿他。

“分了也好,现在看来,这姑娘也是我谈过的最不好看的一个。”我听着他的嘲讽不说话。刚才不还怀念的不要不要的,现在就开始这个不好那个不好了。

后来我想了想,其实这也正常,因为有一种感情叫嫉妒,嫉妒又转化为不屑,进而化成自我慰藉,然后就一切释然了。

我也相信他是真的释然了,毕竟他经历的多了。早已过了放不下理还乱的阶段,才不会让这点小思绪纷扰了心智。然后他很快就当没发生似的,继续跟我胡侃海聊。

他是做销售的,讲起话来一套一套的。听说我要去别的地方了,就跟我说,“那我以后看你都要仰着头啦!”我知道他是故意嘲讽我的,于是说:“靠!咱俩谁跟谁,能不能多一点真诚,少一点套路。”说完后一起哈哈大笑。

朋友还聊了很多,不过让我印象最深刻的,大概是这句话:人们总是会记住第一次,记住在青涩时真实的自己,和陪伴在身边的人。然而终有遗憾,那时的陪伴终将变成埋在心底的羁绊。

read more 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