意识流写作之燃情岁月

2014/04/20

“嗡~~嗡!!!~~~”轻一脚油门后是重重的一脚,它像一匹野兽一样一跃而去,你只听到了嗡的一声,然后就是快速而去的背影,和才被溅起的水花 。

 我驾驶着这辆10年的老哈雷,像一个迷路的孩子疯狂奔跑在这湿漉漉的夜里 。我并不在意前面是哪里。白天,我的方向感很好,总能找到我要去的路。而在夜里,我已成为一头迷路的麋鹿,奔跑啊奔跑,带着满腹经纶,带着满腔热血,带着碎了一地的红色的小碎片。后面有恶狼在追捕我,他披着一件进口的ethical羊皮,似乎要把我阻拦在这迷失的夜里,他要把我怎么样,我不得知,但我知道,他永远追不上我,我始终在他前面,始终。

 我进了隧道,将油门渐渐踩到底,超越过一辆辆小车。就像一根利箭,飞快地向前方骑着马的人射去。这根箭一离开弦就收不回来了,他刺破了一颗颗树叶,骄傲地向前方飞去,没有人知道它停在了哪里。也许它穿越了沙漠,沉到MH370所在的深海。我似乎能感觉到被我超越的小车司机恨恨地骂了句“作死”。这是一项极危险而又刺激的运动,就像这天空一无所有,为何给我安慰。

 楼下的蓝澳酒吧迪斯科声动次动次,越是夜深越是动次动次。上海路的夜里从来不会安静,无论多晚,你都能看到陆续的行人,尤其是外国人 。2014年1月1号凌晨,我从云南路走回上海路,在汉口西路附近碰到一个外国人,有点胖个子不高的白种人,他似乎喝的有点多了,他对我说了句“fuck your country!”我没有理会他,因为直到我走过好几步之后才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。带我回头看时,他正踉跄地过马路。这让我觉得很可笑,又很可悲。都不重要,因为他fuck不了我的country,而他却天天被我的country fuck。

 摁了89,刷了卡,我们上去了。他看着电梯广告说,这是我们公司的,我看了一眼,上面写着分智。我相信总有人在,我想的没错。我们坐下,看着这湿漉漉的夜,飘着小雨,不知哪边的窗子没关好,风吹地窗帘不断发出当当声。喝一杯白开水,聊一聊近况,一眨眼一个小时过去了。我走到露天阳台,纵身一跃,不带走一片云彩。他紧跟着我跳了下去。在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点以特定的速度,我们穿越到了一个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点。同伴骑着一匹棕色的骏马,向着金色的山峰奔腾而去。 我看到她骑一匹白马,穿一身黑色的马服。她拉我上马,在群山间我们策马奔腾,燃情岁月。

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



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