意识流写作+忆江宁

2014/04/26

这世界上有一种语言,特别能给人力量,叫“我也爱你”,它是对“我爱你”的最好的回应。它比“I love you more”更动听。

我从2011年10月开始记账,直到今天,用一款叫“挖财”的软件。我是那种只记账不理财的人,刚才心血来潮查了下汇总,这两年半的时间,我以个人力量收入近X万元,支出却达到了近XX万元,亏欠的两万多是跟家里借的,是的,我帐户上记的借款,还款只有800多,我真的很担心万一哪天我爹看我不爽了叫我连本带息还钱给他。我一点钱都没有存下来,主要用来吃喝玩乐交学费交房租了,比如我现在很想买个macbook,也只能想想了。生活就是他妈的这么现实,如果不努力学习,认真工作,并理财,那么永远都买不起苹果。只能吃苹果,啃苹果,削苹果,砸苹果……

晚上我去巴黎贝甜买了一个甜甜圈,我有点白羊座的率性而为,说做就做,就像我突发奇想要去见某一个人,我一定会去。晚上在家中看到朋友圈里面一个朋友发看起来很好吃的蛋糕,那个时候我刚刚吃完早上的剩粥。外面阴雨绵绵,我感到十分的凄惨,于是立马就下楼去了广州路,买了一个甜甜圈,7块钱,吃完之后心里也并没有好到哪去。最主要的是,自我安慰。对,自我心态调节。如果你不能一下子就把心情调整好,那就试试吃个甜点,甜甜的味道能很有效地改善你的心情。I love desserts,more than sharks love blood.

在巴黎贝甜吃完甜甜圈后,我准备回去了。刚走了几步,迎面来了一个姑娘,她背了一个吉他,和一个黄色的提包。我突然想到了一部电影——《Following》,于是我决定就像电影里面一样跟随一个陌生人。于是我就回头跟着她走,我以为她是南大的学生,结果他不是;继续向前,我以为她会坐地铁,结果她没坐;继续向前,过了红绿灯,走上了珠江路。这姑娘走的太慢,太慢,还动不动停下来玩手机,一点都没有电影里面的那种节奏很快的跟随的感觉。她在新世界百货前面那条路向右转,继续直走,走过了好几个公交站,走到了青石街。我真的很好奇这姑娘到底要去哪里,她到底住哪里,为什么你就不能坐公交呢,你背个这么大的吉他和看起来不轻的包你不累吗?跟的我都累了!走到青石街公交站那边,往前一点是一个十字路口,那姑娘走的太慢,我就顺便看了下公交站台的广告,是佳能的700D和1200D,成龙和一群看起来明显就不会玩单反的人各自端着这两款相机,大家笑得合不拢嘴。待我看完广告,再一转身,尼玛,姑娘不见了!我跟了半天的姑娘不见了!电影里面的场景是,主人公会随机跟随一个人,一直跟到TA回家为止。这部电影是黑白片,明显已经不那么适应现代社会了。现在社会节奏太快,像这种奇葩姑娘宁愿走好几公里路也不坐车的也很少。

走在回去的路上,我想起那天下午。我在菜场买了一个鱼,坐了1个小时的地铁,去了遥远的江宁,去朋友家吃饭。那天我的心情很忐忑,在下地铁后,我那谈了两年8个月的前女友终于接了我的电话,并且和我说了分手。于是我就这样带着刚刚被分手的心情,去了朋友家。和朋友去超市买了点菜,蔬菜饮料之类的。带着沉重的心情,我把沉重的商品拎回了朋友家。这个朋友很会做饭,我问要不要帮忙,她直接说不用。于是我就自娱自乐去了。后来赴宴的人们陆续都到了,厨娘做好了每一道菜,真是每一道菜都是色香味俱全。她姐给我们倒了百利甜酒,这是我第一次喝这种酒,真他妈的好喝啊!喝酒,就难免会菜不够,于是她姐就去炒了三道菜,一道没放盐,一道凑合吃,一道还可以。我们很负责任地把所有的菜都消灭了,因为这些菜真的很好吃,而且酒也很好喝。

酒足饭饱后,就是游戏时间。大家围坐一桌,只开一个小灯,昏暗的灯光营造着温暖的氛围,可以看到彼此的脸,又不那么具体。我异常地冷静,换作平时,我一定早已失去理智,信口开海,口若悬海。不过我没有,因为一段感情在那天画上了句号,所以我极力表现地特别淡定。她姐就坐在我旁边,一口一个老师,被人喊老师的感觉真好。她给我倒了好多杯百利甜,直到百利甜喝完。大家一起玩一个那时经常玩的游戏——谁是卧底。输的人就要被真心话或大冒险,由于我太聪明,他们极少能有机会惩罚我,问我的问题也太EASY,easy的我都不想再写出来了。不过我还是记得,不知道谁问我,喜欢什么样的女生,我说,有才的,好看的,爱我的。还有人问我刚刚想问刘波的问题是什么,我说我想问他能坚持多久,然后大家都沉默了…我问了我左边那个她姐的朋友的同事姑娘,在座的男生你最喜欢谁。然后他说,当然是老师啊,又帅,又有才,有身高,身材也好。我心里一阵暗爽,哈哈哈。她姐好像有点喝多了,又拿出来不知道什么酒,好像是朗姆酒,一小瓶,兑雪碧,满上,喝起来。作为一个刚刚失恋的人,对于喝酒这种事情真是一点都不排斥,尽情的喝,还很清醒。这么多年来,我从来没有醉过,只难受过。她姐喝多了的时候还蛮可爱的。

我们一直喝酒玩游戏错过地铁末班车,玩到第二天,玩到凌晨1点多,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。我没有说什么话,我也没什么好说的,默默地听大家讲,我参与,满腹心事。我们玩的好开心,这是我第一次接触这么高大上的聚会,主要是因为我喝到了高大上的酒,好几种洋酒,都是我前所未见闻所未闻第一次喝,就犹如冰河世纪里的小松鼠找到了松子乐园般大开眼界。

最后十分不舍的告别了,这是我们第一次在朋友和她姐家聚会,我当时没有想到这也是最后一次了。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,在金三银四的日子里,我和我唯一的同级别同事纷纷跳槽,一个去做老师了,一个去做广告了。然而我们最舍不得的,是一起玩耍的大家,那些中午一起吃饭玩谁是卧底的日子,那些琛姐泡茶一起玩谁是卧底的日子。那个吃饭喝酒开一盏灯玩谁是卧底真心话大冒险的夜晚,甚是想念。

人生就是一列开往坟墓的列车,路途上会有很多站,很难有人可以自始至终陪着走完,当陪你的人要下车时,即便不舍,也该心存感激,然后挥手道别。

 

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



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