意识流写作之夜夜夜夜

2014/05/31

大大的操场还未装上能射出万丈光芒的高塔灯,天空渐渐地黑了,似乎要下点小雨。防潮垫上摆放着蛋糕,罐装饮料,一些卤菜和一些零食。六月,天已经热了起来,夏天来得比以往要早些。一台sony摄像机固定在三脚架上,镜头朝向垫子上的他们。小伙子弹着吉他,大家拍着手唱起歌,欢声笑语,热闹起哄。那是小众的开心的沉醉,那是夜晚的欢笑,那是每天每地都会上演的情景剧。

吃完晚饭,他站起来收拾盘子要洗碗,他们说不用了不用了,放着就好。其实他不想洗碗,其实他们也许很想看他会不会坚持把碗洗了。他真的放不开,也不知道说点什么。吃完饭就随他们一起看地方卫士,还是电视比较有意思。你可以猜到电视里每一个人的心里所想,而你永远猜不到坐在你旁边和你一起看电视的人心里正在想什么 。

明天就要交作业了,苦逼的设计师还在改图,学渣正在检索资料东拼西凑。隔壁桌的哥们显然不用交作业,畅游在魔兽世界中,得瑟地抖着腿,听着林肯公园。你真想告诉他把音乐声调小最好关了,而这显然是不可能的。你发誓以后一定要提前在图书馆写完作业,可是你只是去图书馆吹空调,找人聊天看杂志了。可即使如此,你还是拿到了第一名。你心里明白,一切都没那么简单。

包厢里一张大圆桌坐了14个人,他们都是职场同路人,来自一个公司,有些人还是第一次见面。推杯置腹,喝下去的不是情谊,是虚伪,是利益。酒精冲昏了人们的头脑,人们屈服于现实。喝下那杯白的,一口吞,即使他压根不会喝;喝下那杯红的,即使她还来着例假;喝下那杯黄的,他们已将酒杯朝向你。大佬在吹牛,小辈在迎合,明哲保身的人左右逢源,自命清高的人沉默不语,沉默寡言的人沉默寡言。二场是去KTV还是哪里,还是回到家倒在柔软的床上,在第二天黎明被闹钟惊醒后洗个澡继续拥抱新的一天。

思北公馆有啤酒音乐节,她一个人闲晃至此。简易舞台上有乐队弹着吉他敲着架子鼓唱着摇滚,好多老外端着酒杯彼此闲聊着,颇有异国的感觉。每一个城市,都有那么一条路,越是在安静的深夜越是喧闹,人们的神经在重金属音乐里不断地被刺激。在酒精和药物的双重作用下让自己飘然于躯体之外。有人对此乐此不疲,有人对此并不感冒。懂得自制自爱的人不会放纵自己。

吃完晚饭,她们上了楼。亲情之爱深埋于心底,但即使最爱的人,也不会诉说一切,有些话,是说给另一个最爱的人听的。她们已经有一个多月没见了,晚上躺在床上,她向她诉说着心事,她听着,回答着。她们开心地聊着天,可以聊到很晚很晚。这种爱永远不会变,它永远是那么靠谱,胜过任何承诺。

他给她做了晚餐,很用心地煲了汤,蒸了肉,炒了菜。她最爱吃他做的菜,即使有一天他没发挥好,他觉得不够好吃,可她都觉得是人间美味,秒杀饭店,甚至再不想去外面吃,只想吃他做的。他工作很忙,只有周末才能一展厨艺。他爱做饭给她吃,也许艺术家都爱欣赏他们的艺术的人,而他不仅如此。因为为谁用心是不一样的。吃完饭他们计划学习一下,但是这个计划大多以失败告终,鲜有成功。枕在腿上,灯光打到他的脸上,她拿着餐巾纸和芦荟胶,进行一场挤痘痘的外科手术。

夜夜夜夜,有人坐在电脑电视前看着节目;有人在不同的场合弹着吉他,和不同的听众一起happy;有人牵着手在夜色下散步;有人坐在桌前看书画图码代码;有人坐在桌前吃着温馨的二人晚餐,也有人围坐在桌前喝着察言观色的酒;有人抽着烟站在阳台看着车来车往…

而我,吹着夏日凉爽的晚风,坐在桌前,听着古巴音乐写下这篇文章,给正在看手机的你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



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