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ue sera sera

2014/07/26

在几百公里外的凉席上,裹了被子的我感到空调温度适宜,天已经亮了,大概6点钟吧,我想窗外一定很热,因为知了已经疯狂地咆哮了起来。我颤抖了几下,在睡梦中射出一摊白色的液体,然后我醒了。我觉得很尴尬,赶紧去厕所用纸巾擦干净,试图驱散掉这味。

梦里一辆K字开头火车,车子晃荡啊晃荡,时速也就四五十公里,在车厢交界处,我看着窗外倒去的风景,她从背后抱过我,手指从肩膀滑落到胸部,向下,再向下,她一握,我猛然一阵颤抖。睁开眼睛,白色的墙。

——————-

某天早晨7点,我坐火车去一个小城市,当时我在想,这或许是我最后一次以这样的身份来这个城市。下午5点,她送我上公交车,在车上我看到她擦了眼角的泪水。后来也验证了我的感觉是对的。我的感觉一向很准,也许是因为事物发展到一定阶段便有规律可寻。但是也有无法感觉的。

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,跟你在一起时,对你全心全意,总给你好的,虽然其自身有缺点,但是对于你们的关系,TA总让你无话可说。在你多次有恃无恐的肆无忌惮后,TA终于无法忍受从此消失,让你一点儿也联系不了。于是所有的共同经历,让你回忆起TA只有惋惜,因为TA的完美演出让你找不到一丝埋怨的借口。这样的人是恐怖的,当你还乐呵的时候,TA已经决定好了,连告别都没有。你只能事后回忆起来才发现,哦,原来那天是这样!

——————–

跟人告别的时候,还是得用力一点,因为你多说一句,说不定就是最后一句,多看一眼,弄不好就是最后一眼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



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