意识流写作之凌晨2点归途所见

2015/03/07

今天我抽中了奖,这个奖是最low的等级,但是总比没有好。想想400多号人,还有300多人没有中奖,心里便平衡了许多。

我走在宽阔的大马路上,深夜的南京,橘黄的灯光,仿佛一切都不是那么真实,走在不能再熟悉的青岛路、上海路,我想的是别离,别离一座城,当它失去牵挂。我只是万物之中的蝼蚁,卑微的不能再渺小。我坐在洲际酒店的宴会厅,我们那桌10个人,但是有一半的人我连他们的名字都叫不出。在敬酒的时候我们一一道了姓名,其中一个人说,哦,原来你就是陈会林,我一直听说过你,但是就是不知道是谁。我想不起来她的名字了。另外的几个人,他们当时告诉了我名字,而我现在却已忘记,但我相信,他们会记住我,不是因为我长得帅,更是因为我的名字好记。

在丹凤街的一家小酒吧,我们玩翻扑克游戏,输了要喝酒,不尽兴,于是升级,真心话大冒险,抽到王的可以任意指定1到3个人进行惩罚。这个比较有意思些,如果抽到王的人的命令比较重口味具有挑战性的话。

年会敬酒的时候,我跟我老大说,我在那边呆腻了,老大说,现在做江淮汽车文案的只有你可以,那边相对来说也比较轻松,我说,我宁愿回公司多锻炼锻炼,老大无言以对。

虽然已是凌晨两点,可是我一点都不困,可能因为喝了不少啤酒。老板说这个啤酒是他们自酿的。初入口时,有一股咖啡的味道,喝多了,便是浓郁的麦香。这酒味道不错,比我喝过的超市货都好。酒罢,大家各回各家,他们纷纷打车,我独自走回去,因为实在不远,而我也享受在这深夜里压马路的感觉。路上除了一些小车,几乎不见行人,感觉这马路,就好像被你承包了,没有人来打扰你,而你也不会和任何人擦肩而过。

走在这夜路,这熟悉的夜路,总会让你想起往事,有时候我觉得很累,然而我却不愿挣开枷锁,任其束缚。路过停车场,我看见门卫大叔,斜靠在椅子上睡着了,这深夜,估计也没有人会打扰他,要进去停个车。

我感到特别的口渴,上海路上还有人在修路,斜靠在床上,能听到他们咚咚咚的有节奏的敲击声。我不想去睡眠,我不想失去意识,感觉不到困,可在白天又会疲乏的打哈欠。

好了,还是躺下来睡吧,我也不想写了。

2015年3月7号作于南京上海路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



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